天安財險流動性壓力未減,雪上加霜60億資本債發行計劃“泡湯”

  隨著3季度償付能力報告的披露,身處輿論漩渦的天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安財險”),再度將流動性危機暴露于眾,并無意外,盡管通過多種方式“拆東補西”出售資產回流資金,流動性壓力仍在持續。

  業內人士指出,伴隨優質資產的陸續出售,天安財險投資收益大幅下滑,資產質量有所弱化,盈利能力同樣不樂觀,截至3季度末,天安財險凈虧損29.75億元,連續凈現金流出,入不敷出。

  雪上加霜的是,藍鯨保險獲悉,天安財險2017年曾獲批發行60億資本補充債,但近日到期失效,通過外資融資補血緩壓的路被堵上,業內人士分析稱,或因天安財險主體資質欠佳。內憂外患,天安財險仍舊重重壓力加身。

  左手兌付右手虧損,流動性承壓天安財險入不敷出

  2019年,為滿足理財險到期的兌付以及流動性需要,天安財險大規模變現投資資產,給凈利潤帶來直觀負面影響。先將時間線拉長,2018全年,得益于可觀的投資收益,盡管天安財險承保虧損11.13億元,但整體盈利1.29億元。

  反觀2019年,1季度,天安財險虧損13.48億元;2季度,虧損14.72億元;3季度,虧損幅度略有下降,凈虧損1.55億,大致核算,前3季度,天安財險累計虧損29.75億。

  入不敷出,恰是天安財險當下面臨的窘境,大幅虧損伴隨的,是現金持續外流。早在1季度,天安財險對其流動性狀況尚且樂觀,表示未來1年內現有資產的預期現金流入尚可覆蓋現有負債的預期現金流出。

  2季度,天安財險凈現金大幅流出10.47億元,3季度,為滿足到期兌付以及賣出回購資金需求,凈現金流出1.37億元。截至3季度末,天安財險3個月內的綜合流動比率從上季末的232.34%急速下滑為58.05%,下降174.29個百分點。

  據天安財險介紹,主要是因“投資資產3個月內預期現金流入較上季度大量下降,同時未來3個月內投資型保險業務的期滿給付資金需求較上季度小幅上升”。按照天安財險早期披露的理財險兌付進度,2019年5月至12月需兌付154.21億元,2020年需兌付16.44億元。

  事實上,為滿足理財險兌付,天安財險已進行了一系列資產“騰挪”補缺,包括信托產品提前到期;不動產投資項目處置;提前支取定期存款;通過股權投資基金、興業銀行股權等資產收益權轉讓融資等方式謀求資金。

  起初,天安財險也打得一手“好算盤”,希望僅通過轉讓興業銀行股權收益權融資,度過流動性難關,并與華夏人壽簽訂協議,但在轉讓期滿后,多計并施籌集資金的天安財險未能夠按時足額回收標的股權收益權,無奈延期。

  而后,流動性持續收緊的天安人壽不得以通過出清拋售興業銀行股票的方式,化解燃眉之急。2019年6月至8月,天安財險通過大宗交易和集中競價的方式,累計出售所持有的興業銀行股票4.98億股,占比2.396%,交易完成后,天安財險不再持有興業銀行股票,同樣,也不再具備提名董事的權利。

  現如今,天安財險3個月內的綜合流動性比率僅為58.05%;在不考慮未標明到期日的資產變現的情況下,1年內的綜合流動比率為150.45%;壓力情景下的流動性覆蓋率分別為38.18%、33.99%,優質流動資產的期末賬面價值不能完全覆蓋未來一個季度的凈現金流。

  “流動性比例是一個時點數,采取相應措施才能應對流動性問題,包括將金融資產提前到期或者質押融資”,中國精算師協會創始會員徐煜琛對藍鯨保險分析道,考慮到資產變現的難度,天安財險同樣存在短期流動性壓力。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天安財險無緣發行60億資本補充債

  理財險兌付的“包袱”壓得天安財險難以喘氣,除了以一己之力扛起兌付責任,天安財險或也考慮過借助外力,譬如發債融資。而近日,這扇門也被關上。

  藍鯨保險獲悉,由于未能在批復有效期完成資本補充債發行工作,天安財險60億元資本補充債的發行資格已“泡湯”。

  2017年7月,天安財險獲得原保監會批復,可在全國銀行間債券市場公開發行10年期資本補充債,發債規模不超過120億,3個月后,人民銀行將發行額度“橫刀砍半”,獲批定向發行不超過60億元的資本補充債券。

  作為保險公司補充注冊資本金提升自身實力的重要方式,不少保險公司均通過發債募資方式,外部“補血”,為長遠發展做準備。藍鯨保險粗略統計,截至9月,險企年內增資發債規模已超過500億,譬如中國人壽、平安產險分別獲批發行不超過350億、100億的資本補充債,并在2個月左右的時間內,火速成功發行。

  據了解,在取得批復后,天安財險積極會同中介機構推進此次資本補充債發行的各項工作,但由于債券市場環境發生較大變化,天安財險未能在批復有效期內完成發行資本補充債的各項事宜。10月19日,也就是一周之前,為期兩年的批復到期失效。

  這也意味著,天安財險如后期再推出發行資本補充債券計劃,需重新履行相關審批程序并上報銀保監會及人民銀行批準。

  “發債融資,除補充保險公司注冊資本外,也可使流動性得到改善,但并非都能成功發行”,一位從事金融研究的金融研究員向藍鯨保險分析指出,在其看來,發行主體的資質、市場利率及市場景氣程度,是影響債券發行進展的關鍵因素。

  “受宏觀環境影響,近年來債券市場利率一度下滑,也對發債主體的資質,譬如資產狀況、信用狀況提出了更高要求”,上述金融研究員補充稱,早前部分資質欠佳的主體通過高利率從公開市場融入資金,但到期兌付出現困難,當前市場投資者更為謹慎,在投資時傾向于認購低風險資本債,擠出效應或使得天安財險無緣資本債發行。

  事實上,天安財險的信用資質已被評級機構列入負面信用觀察名單,5月,中債資信評估即將天安財險債項等級評為“AA-”。9月,中債資信評估更新定期跟蹤評級報告,其中點明,受投資資產收縮影響,天安財險投資收益大幅下滑,凈利潤大幅虧損,盈利能力有所弱化。

  “天安財險1年內仍需兌付部分理財型產品,面臨一定期滿給付壓力”,中債資信評估指出,不再持有興業銀行股權后,天安財險資產流動性降低,資產質量有所弱化,“下半年仍需依靠投資資產變現,短期流動性仍面臨一定壓力”。

  除期待早日甩掉理財險“兌付”包袱外,天安財險業務結構調整也迫在眉睫。2019年,天安財險提出了“業務結構優化、理賠專項管控、非車戰略發展、財務成本管控、依法合規經營”的整體思路,將目光轉向非車業務。

  2019年年中工作會上,天安財險提出全年保費160億元的目標,并提出“打好3季度效益發展關鍵戰役”的口號。截至3季度末,天安財險累計原保費收入117.31億,距離目標線仍有約40億的差距,僅剩2個月的時間,天安財險又能否熬過如約兌付、優化業務結構的“挑戰期”,如愿達成經營目標?(藍鯨保險 吳越)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二肖中特期期准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