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寶會員破億 折射下沉市場存巨大保障缺口

  證券時報記者 鄧雄鷹

  近日一則消息引發業界關注:“相互寶”互助上線不到一年,已經有1億人加入相互寶,成為全球最大的大病互助平臺。“相互寶”是支付寶APP上的一項大病互助計劃。會員免費加入,遭遇重大疾病后可申請最高30萬的互助金,費用由所有成員分攤。其發展速度甚至超過了2013年面世的國民錢袋子余額寶,會員數超90%經營多年的壽險公司。

  另外一則數據同樣令人深思,受救助的1萬相互寶成員中,80后、90后占了49.4%,接近一半。近7成受訪成員年收入低于10萬,3成受訪成員年收入在5萬元以下,如果生病,54%的受訪者只能勉強承擔10萬元以內的醫藥費。

  短時間快速集聚超大會員量和中低收入高占比的強烈對比,顯示出網絡大病互助計劃的市場基礎:在廣大的年輕群體和中低收入人群中,存在著大量還沒有被滿足的保險保障需求。這部分保障續期之所以未被充分滿足,原因不排除三點:一是這部分人群對于風險保障的認識有待完善;二是保險行業的誠信形象還需進一步改善;三是針對年輕群體和低收入人群的保險產品種類還不夠豐富,傳播觸角還不夠深入。

  相較傳統保險公司,網絡大病互助計劃更多地瞄準了80后、90后的互聯網保民、下沉市場的潛在保民、中低收入人群和中老年人群。這些群體對于過去的很多保險公司來說并不是目標客戶。免費加入的網絡大病互助計劃借助大流量的互聯網平臺,為這部分人群打開了一個突破口。

  據證券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國內各個網絡大病互助平臺已超10個,螞蟻金服、百度、蘇寧均設立了網絡大病互助計劃。“0元加入、大病互助”這樣的口號在過去8年里已吸引了逾2億人次加入。若按單人單次計算,相當于每7個中國人中就有一個人成為了網絡大病互助會員。

  誠然,網絡大病互助計劃在普及民眾保險保障意識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需要明確的是,大病網絡互助計劃不是保險,其本身在核賠模式、兜底機制方面與保險存在重大差異;此外,高速發展中的網絡大病互助計劃尚是新事物,其運作機制還未經歷過時間周期和市場周期考驗。

  例如,從兜底機制來看,法律對破產壽險公司的保戶有保護機制,大病互助計劃則不然,一旦存留會員和需要領取互助金的人群出現失衡,互助計劃不排除面臨調整和結束的風險。又如,從理賠周期來看,保險公司通常會在客戶投保五年后開始看到有理賠申請,并逐漸增多,網絡大病互助平臺可能也會有同樣特征。

  因此,網絡大病互助計劃是民眾保障意識的敲門磚,但不能作為家庭保障的“防風林”。其一,從民眾個體角度,在保障意識較弱、收入水平不高時,網絡大病互助計劃是滿足其基本保障的一個敲門產品,但隨著保障意識加深、收入水平提升,宜配備更加完善的保險保障方案。

  其二,從保險公司角度,除了積極開發成熟保險消費群體,也應積極發揮保險社會功能,將眼光投向大量年輕群體、中低收入人群,下沉市場亦有廣闊空間。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二肖中特期期准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