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6月12日" />

聯合國貿發會議報告:去年中國FDI流入量創歷史新高

  受特朗普稅改影響,去年美國跨國企業海外收益回流出現一波“小高潮”,導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FDI)連續三年下降,美國對外呈現凈撤資局面,而中國吸引外資規模卻逆勢擴張,創下歷史新高。

  當地時間6月12日,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簡稱貿發會議)發布的《2019年世界投資報告》(下稱“報告”)顯示,2018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流量下降13%,從上一年的1.5萬億美元下滑至1.3萬億美元,連續第三年下滑。報告指出,下滑主要是由于美國的跨國公司利用該國2017年推出的稅收改革,將海外收益匯回國內。

  總體而言,發展中國家的資金流動保持穩定,同比上升2%。中國作為最大的發展中經濟體接收國,FDI流入增長4%,達到1390億美元的歷史最高水平,占世界總量的10%以上,繼續成為排在美國之后的全球第二大外資流入國。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張建平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近年來,中國利用外資總體呈現持續攀升態勢,基本上都在1200-1300億美元左右的水平,去年的1390億美元站上了一個更高的平臺。在當下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背景下,中國在吸引外資方面仍具有綜合優勢。

  中國外資流入創歷史新高

  報告顯示,2018年發達經濟體流入FDI總額同比下降27%至5570億美元,創下了2004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其中,美國跨國公司將海外留存收益大量匯回美國,導致去年流入歐洲的FDI減半,降至1720億美元。疊加“脫歐”影響,流入英國的FDI也減少了36%,降至640億美元。

  美國的FDI流入量縮減9%降至2520億美元,仍是全球最大外資流入國,下降主要是公司內部貸款收縮(從負160億美元降至負620億美元)造成的。報告指出,流入的FDI的投資收入增加到2000億美元,其中1190億美元(比2017年增長28%)留在美國,反映經濟在穩定增長。美國資產對外國投資者的凈銷售額下降了三分之一,降至1990億美元,主要是因為沒有巨額交易。

  流出方面,發達經濟體的FDI流出量下降了40%,降至5580億美元。歐洲經濟體的對外投資略有增加,但美國的對外投資降至負640億美元,出現凈撤資局面(比2017年減少了3640億美元),反映了收益的回流。日本的對外投資減少了11%,但仍高達1430億美元。

  與發達經濟體相比,去年流入發展中經濟體的FDI小幅增長,增幅為2%。同時,發展中經濟體吸引FDI占全球總額的比重升至54%,創下歷史新高。其中,亞洲發展中經濟體的外資流入增長4%,成為全球外資流入最多的地區。

  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FDI流入量增長近4%,達約1390億美元,繼續成為全球第二大外資流入國。對此,貿發會議投資和企業司司長詹曉寧表示,中國投資環境的進一步開放和便利化,是中國保持對外資吸引力的主要原因。

  為何中國能持續多年吸引外資流入?張建平認為背后有眾多因素的影響,首先,中國具備外資最看重的龐大的市場及市場潛力;第二,中國擁有完整的產業體系,外國企業能夠非常方便地找到上下游關聯配套;第三,部分跨國公司開始將研發中心往中國轉移,因中國人力資源素質能夠滿足需求;另外就是中國作為全球制造業基地,企業以中國為中心,不僅滿足中國市場,還能輻射全球市場。

  中國具備吸引外資的綜合優勢

  事實上,自2008年以來,全球外國直接投資增長的潛在趨勢一直乏力。剔除稅收改革、巨額交易和不穩定的資金流動等一次性因素,過去十年外國直接投資平均年增長率僅為1%,而2000至2007年為8%,2000年之前超過20%。

  詹曉寧指出,十年來的停滯可歸結為一系列因素,包括外國直接投資回報率下降、投資越來越多地采取輕資產模式,以及投資的政策環境普遍欠佳。然而,他強調,“當前的趨勢更多地是政策驅動的,而不是經濟周期驅動的”。

  此外,報告指出,外國直接投資的潛在趨勢疲軟,表明外國直接投資的增長可能相對較小,并可能進一步受到其他因素的抑制,例如地緣政治風險、貿易緊張局勢升級和全球轉向更嚴重的保護主義政策。貿發會議秘書長穆希薩·基圖伊就告誡:“地緣政治和貿易緊張有可能在2019年及以后繼續拖累外國直接投資。”

  總體而言,報告預測2019年全球FDI有望增長10%,達到約1.5萬億美元,但仍低于過去十年的平均水平。詹曉寧表示,盡管去年出現了下滑,但前景比較樂觀,預計今年會出現適度增長。“我們預計歐洲將出現回升,綠地項目公告的增加表明,實際上FDI的增長有望復蘇。”

  對去年發揮重要影響的美國稅改政策,張建平認為,無論對美國自身制造業回流還是吸引其他國家投資仍會有影響,但這里面仍然存在挑戰。“如果關稅政策走過頭,最后可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因為打擊中國的同時,也是打擊他自己。”張建平認為,如果美國經濟受到很大損失,資產價格從高位跌落,出現經濟學上的“明斯基時刻”(即資產價值崩潰的時刻),“那外資流入美國可能就要掂量掂量了”。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不少經濟學家認為,特朗普不斷加碼的關稅政策,會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其大規模減稅政策的積極影響。張建平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減稅政策降低了國內的部分稅,但美國很多企業需要進口零部件和原材料,關稅政策的實施將會推升企業的成本,最后結果就是,這些稅收政策對企業的綜合影響就得另計了。

  那么,在全球貿易摩擦的背景下,外資還會一如既往青睞中國嗎?張建平向記者表示,中國市場仍具有競爭優勢,增長趨勢仍將延續。中國消費市場規模很快就會超過美國,變成全球最大消費市場,中國中產階級人口也在持續增加,現在中產人口已經有3億,未來可能會達到4億、5億的水平。此外,他強調,中國在整個亞太地區是經濟增長的“火車頭”,營商環境也是發展中國家當中最好的,無論硬件、軟件還是管理等方方面面的改革。

  對于近期有部分輿論關注制造業向越南等地轉移的現象,張建平向記者提醒到,容易被替代的通常都是市場競爭激烈、利潤率比較低的商品,越是技術含量高、附加值高的商品越難被替代,對東南亞及其他地區發展中國家來講,現在還很難達到中國的水平。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二肖中特期期准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