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丨以更大的耐心、智慧與勇氣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日前,幾位出席第11屆陸家嘴論壇的中國高官就金融領域的一系列問題作出權威的論斷,向市場傳遞了更多信息,也增強了市場信心。

  市場比較關心貿易戰帶來的潛在沖擊以及國內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雙重因素會不會影響金融穩定。我們可以從不同領導的演講中看到一個清晰的回答。

  雙重因素帶來的不穩定性與不確定性必須高度重視,避免市場流動性因預期惡化與風險偏好降低而緊縮,帶來更多問題。因此,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會上特別指出和強調,目前金融機構要防止順周期心理和預期帶來的某種收縮效應。因為這種收縮對金融機構本身是有風險的。金融管理部門要注意加大逆周期調節的力度,保持流動性的合理充裕。

  此前,在G20財長與央行行長會議上,央行行長易綱曾表態,“如果事態惡化,我們的貨幣政策將有效應對,我們在利率、存款準備金率上有充足的空間”。顯然,中國的貨幣政策將會關照到市場流動性變化,也有充足的空間和工具應對外部挑戰,維護金融市場穩定。

  人民幣匯率是市場關注的另一個重要話題。易綱早前表示,有彈性的人民幣匯率機制是非常有益的,中國央行已經很長時間以來都沒有干預匯市,將繼續采用這種市場化機制。易綱稱,不認為某一個具體數字會更加重要。“關于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這一點,我們非常有信心。”中國金融學會會長、前央行行長周小川也認為匯率不必過分關注所謂整數位(比如7),中國堅持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匯率決定機制。

  但周小川擔憂貿易戰可能再度觸發全球多個國家的貨幣競爭性貶值,導致世界金融秩序混亂。他曾參與次貸危機后全球金融合作的全過程,比如G20曾經在上海開會時各國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曾達成過共識,大家要共同努力防止出現競爭性貶值。他希望全球金融穩定理事會借助G20大阪峰會重點研究這個問題,穩定全球金融市場。

  中國國內正在繼續推進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與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經濟放緩的過程中,這兩項工作想要穩中求進的繼續下去,需要更大的耐心、智慧與勇氣。

  首先,防風險主要是兩方面的內容,一是通過精準拆彈阻斷風險跨市場、跨區域的擴散和傳染;二是控制宏觀經濟杠桿率,處置僵尸企業。這兩項工作在處理好穩增長、調結構、防風險三者關系基礎上,已經和正在按照適宜的力度和節奏進行。

  其次,就是加強市場治理。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會上強調,一方面正在完善中國特色的公司治理結構,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另一方面,嚴肅市場紀律,讓違法違規者及時受到足夠嚴厲的懲處。金融市場的問題主要是因為不執行資本規定、不健全公司治理、不強化市場約束和不嚴肅監管執法,而且違紀違規違法成本太低。

  劉鶴在會上表示,目前形勢正在全面好轉,大局已經得到穩定,增強了金融機構的穩健性,豐富了監管部門的處置經驗,實現了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的階段性目標。

  其三,進行制度建設與結構調整。以市場化、法治化為方向,與國際規則接軌,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一方面,要完善資本市場制度規則,就像劉鶴副總理所說,建立健全資本市場制度規則的“四梁八柱”,做到有法必依、違法必究;另一方面,完善金融市場結構,大力發展資本市場,調整現存的間接金融結構,提高金融體系整體的適應性、競爭力、普惠性。讓整個融資市場體系更好地適應企業生命周期與高質量發展的要求。

  幾乎所有財經金融領域的官員都強調了開放的重要性。劉鶴副總理在演講中表示,一方面要全面提升資本市場雙向開放的水平,不為外部環境的某些變化所干擾,堅定不移地加強與國際市場的互聯互通;另一方面,要從國情出發,努力與通行的國際規則對接,學習國際最佳實踐。

  周小川也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現在中國所有金融領域的成就都是靠開放帶來的,靠開放才知道怎么改,所以開放對中國非常必要,進一步金融開放非常重要。

  從此次會議的諸多發言中我們可以看出,中國在應對國內外金融風險方面做足了準備,而且,這并未影響金融改革的深化,繼續朝著市場化、法治化的方向前進,并通過開放推進和完善這一進程,在金融穩定的基礎上,早日建成一個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通過金融資源的合理高效配置,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二肖中特期期准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