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喇叭”企業地震預警爆紅 合法性和有效性存疑

  為避免混亂與爭議,地震預警發布主體、發布對象、發布途徑及聯動保障,需要法律法規予以明確

  李秀中

  “61、59、57……”成都市高新區的深夜,多個社區突然響起高亢的倒數計時聲。“地震!要地震了!”不少市民意識到了這是預警,連忙撤離到小區的空曠地帶。

  這是6月17日。當天22時55分,四川宜賓市長寧縣發生6.0級地震。強震瞬息之間,在距宜賓200多公里的成都市,100多個社區同時響起了地震預警的倒計時和警報聲,實況視頻在網絡上廣泛流轉,有關該系統的信息也刷屏朋友圈——這套來自成都高新減災研究所(下稱“成都高新減災所”)的地震預警系統,在創立10年后徹底火了起來。

  在此之前,成都高新減災所已成功預警蘆山7級地震、魯甸6.5級地震、九寨溝7級地震等52次破壞性地震,顯示了中國地震預警能力的提升。

  然而,這款地震預警系統爆紅背后,卻帶來一個嚴肅的問題,就是其合法性和有效性。

  四川地震局監測預報處處長杜斌向第一財經表示,地震預警不僅僅是一項技術,更涉及復雜的系統工程。

  中國預警能力提升

  成都高新減災所成立于2008年5·12汶川地震之后,由海歸人才王暾創立。汶川地震波及大半個中國,給四川、甘肅、陜西等省份造成巨大傷亡損失,人們期盼建立類似日本的地震預警系統。因此,當時還在奧地利進行理論物理博士后工作的王暾決定回國創業,潛心研發地震預警系統。

  地震預警的原理并不復雜,就是利用縱波比橫波傳播速度快,以及電磁波遠比地震波傳播速度快的原理來實現。在地震發生后,預警中心通過震中附近的地震儀捕捉到縱波,利用地震波信息快速計算出地震參數(時間、地點、震級大小)、影響程度和預警時間;并搶在具有更大破壞性的橫波到達之前,對可能遭受破壞和影響的地區發出地震警報。

  成都高新減災所在王暾帶領下自主研發出“ICL地震預警技術系統”,2012年9月該系統通過了四川省科技廳組織的科技成果鑒定。2014年起,該地震預警系統已開始應用在學校、社區場鎮等人員密集場所和高鐵、化工、地鐵、燃氣等重大工程上,使得我國成為繼墨西哥、日本后第三個具有地震預警能力的國家。

  根據成都高新減災所材料,目前成都高新減災所與地震部門合作建設的大陸地震預警網覆蓋面積達220萬平方公里,覆蓋我國地震區人口90%。2018年5月以來,通過各地政府的依法授權,電視地震預警已從3個縣延伸到德陽市、宜賓市等十多個市州。

  這一系統此前已經發揮作用。比如,2017年九寨溝地震,在地震波抵達甘肅隴南前19秒、抵達阿壩州前48秒、抵達廣元前48秒、抵達綿陽前49秒、抵達成都前71秒對外發布預警信息,以廣播預警、電視彈窗、手機APP報警、專用接收終端預警、微博發布等形式發出。

  此次長寧地震,這套地震預警系統覆蓋范圍更廣,尤其是在成都100多個社區通過大喇叭發布預警。系統向宜賓、成都的民眾的電視、手機、專用地震預警終端等發出預警提示。給宜賓市提前10秒預警,提前61秒向成都預警。

  具體而言,大陸地震預警網為距震中51千米的宜賓市,預警時間10秒,預估烈度5.2度;距震中80千米的瀘州市,預警時間18秒,預估烈度4.6度;距震中111千米的自貢市,預警時間27秒,預估烈度4.1度;距震中124千米的畢節市,預警時間31秒,預估烈度4.0度。

  雖然是民營企業,但是成都高新減災所的發展與當地政府的扶持密切相關。作為成都高新區引進的海歸人才,王暾團隊獲得了來自成都高新區的項目啟動資金和后續系列人才扶持資金。成都高新區還大力支持王暾積極推廣相關地震預警技術成果在轄區學校、工廠、辦公樓、軟件園等人口密集地區示范應用。

  2018年5月,成都高新區在成都市率先與成都高新減災所合作,在60個社區全面啟用地震預警“大喇叭”,占成都高新區社區總數的80%。這帶動成都高新減災所終端在其他區域的投放,使得成都安裝社區總數超過100個社區。

  除了成都高新減災所之外,全國其他地區也在進行預警系統的研發,而且國家項目也在積極推進。國家項目比成都已投用的系統功能更多:不僅包括了地震預警,還有地震烈度速報、災情評估等,而后者應用更為重要。

  國家發改委2018年6月正式批復國家地震烈度速報與預警工程,共投資近19億元,其中四川投資近1.6億元,相當于全國的1/10,將建設1198個地震臺站;四川省又投資6605萬元,再建221個地震臺站,總共投資2.3億元。

  杜斌對第一財經記者介紹,2019年是臺站建設大發展期,今年年底將初步實現秒級預警、1~2分鐘提供地震速報、2~5分鐘提供烈度速報圖等功能。這次長寧地震就在幾分鐘內提供了地震烈度速報圖,為政府啟動應急響應和救災決策提供參考。2019年,四川將在地震比較多、防災救援水平比較高的個別市、州以及40多個單位試點,爭取到2020年全部建成,形成預警能力。

  地震預警是一把雙刃劍

  成都高新減災所提供的材料稱,已有理論研究表明,預警時間為3秒,可使人員傷亡比減少14%;如果為10秒,人員傷亡比減少39%;如果預警時間為20秒,可使人員傷亡比減少63%。

  不過,這一結論在現實中存在一些問題。杜斌表示,地震預警不是萬能的,也是一把雙刃劍。首先,對于距離震中遠的地區沒什么用;其次,地震預警原理決定了必然有一個盲區,震中30~40公里是預警盲區,而破壞最大的地區就是在震中20公里范圍,根本無法預警。

  因此,這涉及到一個問題就是地震預警的有效性。此次長寧地震,成都的地震烈度只有2度,也就是說雖然震感強烈,但是對成都不具有破壞力。因此,這樣的預警沒有必要,還容易引發恐慌。

  杜斌表示,地震預警的原理美國早在100多年前就提出。根據地震預警的原理與“盲區”局限性,預警有兩個前提,一是較大地震才有需要和可能(7級以上),二是高烈度區才需要預警(6度以上)。

  日本地震預警發布的閾值,對于公眾預測烈度為5度以上,相當于我國的7度;對于高級用戶比如高鐵,預測烈度為3度以上和M3.5以上。目前已經出臺地震預警管理規定的云南等省份,規定的是“6度以上”。

  事實上,對于企業發布地震預警信息,還存在諸多問題。比如預警的發布風險。日本氣象廳曾經誤發9.0級地震預警。造成部分東京都內軌道交通線路緊急停止,周邊部分軌道也受到不同程度影響。

  “但是我們國家沒有相關的法律規定。假如造成損失,比如有人跳樓了,誰來負責?”杜斌表示。地震預警需要有一個整體機制,私營企業誤報一個預警信息,出現一個錯誤,怎么處理;引起恐慌,怎么應急處置?

  最根本的爭議可能還在于預警信息由誰來發布。四川地震局地震監測中心副主任蘇金蓉向第一財經表示,世界各地的所有地震預警都是由政府發布:最早啟用地震預警的墨西哥是由墨西哥政府發布,日本由其氣象廳發布,美國則由地質調查局發布,不會交由民間。地震預警技術上可以與企業交流,但是發布權支持全國標準統一。

  現在全國有將近10個省份制定了地震預警管理規定,明確地震預警信息由省地震工作主管部門通過地震預警系統向社會統一發布。這些規定明確了地震預警信息的發布單位和發布范圍。

  除此之外,完備的預警系統還包括防震避震知識的普及、防災救援能力的提升,以及相關法律法規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比如發布之后需要避免恐慌,避免因避災不當造成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出現信息錯誤如何處置等。

  杜斌表示,這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工程,技術上行不行,行政上行不行?公眾怎么培訓提高,地震來了公眾怎么辦?目前,中國地震局與中國鐵路總公司(現為中國國家鐵路集團有限公司)也正在合作。“還是要有序,需要規范。”他強調。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二肖中特期期准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