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波富豪熊續強深陷破產困局 資金問題引發銀億系“車禍”

  陳淑貞

  [熊續強控制的寧波銀億控股、寧波圣洲投資、熊基凱、西藏銀億投資、歐陽黎明為一致行動人關系,共持有上市公司73.03%股權,持股數量共計294110萬股,其中95.03%已質押。]

  編號為浙02破申11號的重整申請書,靜靜躺在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上。

  6月17日,ST銀億(000981.SZ)宣布,公司控股股東母公司銀億集團及控股股東寧波銀億控股已于14日向寧波法院申請重整。

  銀億集團控制著ST銀億、康強電子(002119.SZ)、*ST河化(000953.SZ)三家A股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熊續強也一度憑此成為寧波首富。在2018年中國胡潤百富榜中,以295億元身家列第95位。

  榮耀過眼云煙,冬天比想象中深遠。多名地產界人士均曾預測,去杠桿的時代,會有不少中小房企因流動性危機倒下。

  個人身家一度把比亞迪的王傳福、合生創展的朱孟依家族甩在身后的熊續強,其搭建的大廈現已傾覆。

  ST銀億是銀億集團最重要的業務板塊,然而卻出現了債務違約、大股東占用資金、獨董憤而出走、上市公司股價步步敗退、經營虧損。銀億耗費大量資金跨界進入的汽車業,最終未能為其構筑護城河,更像是一道催命符咒。

  經營管治問題集中爆發

  這些年來,中國地產公司的轉型總是擺不脫敗局的宿命,輕者錯過行業黃金周期,重則劫難重重。

  今年3月,一家頗具標志性房產公司在業績會上被股東詰問,是不是轉型把自己轉死了。

  如今看來,左手房地產開發,右手汽車業的ST銀億及其母公司面臨的風險比這家備受詰問的公司更為險峻。

  第一塊倒下的骨牌發生在2018年的圣誕前夕。因為資金周轉困難,銀億股份未能按時足額支付近3億元的15銀億01債。

  因逾期債務,ST銀億面臨著訴訟、仲裁、銀行賬戶被凍結、資產被凍結等事項,也可能需支付相關違約金、滯納金和罰息等,顯性或隱性地影響公司經營。

  4月30日,ST銀億發布2018年年報,這份年報被獨立董事余明桂在董事會會議表決時投了棄權票,也因其頗具瑕疵而被深交所問詢,又在6月17日被更正多條數據。

  4月30日,余明桂在2018年度述職報告中宣布,已于4月25日向公司提出辭去所有職務。

  種種跡象表明,余明桂的辭職,與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占用上市公司資金,上市公司治理不規范存在直接關系。

  同為4月30日,銀億股份發布停牌提示性公告,5月6日開市起被實行其他風險警示,變成ST銀億。

  2018年,銀億股份營業收入、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每股收益、凈資產等核心指標全部同比直線下滑。

  2018年全年,銀億股份的營業收入為89.69億元,同比下滑29.39%,凈利潤為-5.73億元,同比下滑135.81%。

  收入和利潤雙雙下滑,與公司轉型進展直接相關。銀億股份介紹,公司經營業務主要分為高端制造業和房地產業兩大板塊,從原來專業從事房地產開發業務到目前已完全形成“高端制造+房地產”雙輪驅動的發展格局。

  2016年,銀億集團的整體轉型真正邁步,一口氣收購了美國ARC、日本艾禮富和比利時邦奇3家汽車零部件制造商,其中ARC、比利時邦奇被注入了上市公司銀億股份內,單是這兩宗交易就耗資近百億。

  然而這樣的雙主業模式,未能為上市公司帶來更多收入。2018年ST銀億的汽車收入減少36.54%至51.23億元,占比57.12%,房地產開發收入28.47億元,同比減少21.81%,占比31.75%,剩下的11%是物業管理和其他業務,同比略微增加。

  ST銀億的兩家汽車公司寧波昊圣、東方億圣經營也不理想,均未能實現2018年度業績承諾。

  大股東占用資金拖累上市公司

  在上市公司經營衰退到如此地步之下,控股股東還占用上市公司資金。

  最新公告表明,截至2018年末,ST銀億存在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非經營性資金占用情形,2018年累計發生額為31.93億元,期末余額22.48億元,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比例為14.91%。

  ST銀億表示:“無法獲取對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方資產、負債狀況進行清查估值的審計證據,無法判斷上述關聯方占用資金是否能夠收回。”

  截至2018年末,公司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僅為7.47億元,但短期借款有27.67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63.87億元,合計金額達91.55億元,此外,流動負債高于流動資產14.56億元。

  余明桂表示,由于公司在實際控制人的控制下,喪失獨立性,并進而導致公司治理失效。

  除余明桂外,其他多位獨立董事也表示,公司內生現金流能力、外部融資能力、大股東歸還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大股東及其關聯公司業績補償等均存在巨大的不確定性,相關短期債務的償還安排、資金來源以及短期償債能力存在重大風險。

  ST銀億承認,受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方企業流動性問題和非經營性資金占用等事項的影響,公司銀行借款、應付債券逾期或即將到期,預期不能全部展期或償還。

  這些事項均表明,ST銀億持續經營能力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熊續強認為,是資本市場大幅波動、公司低估了金融去杠桿的力度、未能適應資管新規等原因,導致銀億出現資金問題。曾經的寧波首富,如今已無法按時償還一筆3億的債務。

  與此同時,熊續強控制的寧波銀億控股、寧波圣洲投資、熊基凱、西藏銀億投資、歐陽黎明為一致行動人關系,共持有上市公司73.03%股權,持股數量共計294110萬股,其中95.03%已質押。

  2011年,通過借殼,ST銀億上市,彼時的銀億股份企圖打造成集房地產和高端制造業于一體的綜合型跨國集團,這也是銀億集團的夢想。

  如今事與愿違,銀億集團走上破產重組之路,銀億集團及寧波銀億控股已于6月14日向寧波法院申請重整。

  2019年以來,銀億集團、銀億控股持續面臨流動性危機,為債務問題,保護債權人利益,兩家公司從自身資產情況、負債情況、經營情況等方面分析,認為均屬于可適應市場需要、具有重整價值的企業。

  銀億集團、銀億控股的破產重組,不僅拖累ST銀億持續經營,也對康強電子、*ST河化造成影響。

  截至2018年底,寧波銀億控股全資子公司寧波普利賽思持有康強電子19.72%股份,其一致行動人熊基凱、億旺貿易、凱能投資持有康強電子9.30920%股份,合計持有29.03%。但2019年上半年,銀億對康強電子進行減持。截至6月11日收盤,普利賽思及其一致行動人共計持有20.7146%,即便如此,依然是康強電子第一大股東。

  另外,寧波銀億控股直接持有*ST河化29.59%股份,而這29.59%股份已被悉數質押、司法凍結。

  目前,銀億集團、銀億控股尚未收到寧波中院正式的受理裁定書,提出的重整申請是否被寧波中院受理,是否進入重整程序尚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盡管ST銀億有關人士表示,股東方面的破產重整并非破產清算,并不涉及上市公司。但一如ST銀億現況,上市公司已經受到實際影響。

  地產公司如何進行科學轉型,已成為一個嚴肅而現實的問題。而ST銀億將隨著控股股東重組會迎來升級,還是一蹶不振,仍有待觀察。在此前,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必須解決,16銀億04債投資者已申請回售金額為5.59億元,回售日就在21日。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二肖中特期期准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