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倫通開啟“產品”跨境 市場翹首等待首家東向企業

  滬倫通“通車”

  繼滬港通與深港通之后,6月17日,滬倫通正式啟動,這是標志著資本市場對外開放再進一步。華泰證券成為首家同時于上海、倫敦及香港三地上市的中國企業。相比滬深港通,滬倫通將彌補境內交易所一級市場互聯互通的空白。這種互聯互通的新形態,體現在滬倫通不僅能實現“投資者”跨境,更實現了“產品”跨境。目前,市場正翹首等待首家東向企業。

  中英雙方早在3月底分別表態完成了籌備工作,在等待近數月后,滬倫通終于正式啟動。

  6月17日,在英共同主持第十次中英經濟財金對話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與英國財政大臣哈蒙德出席了在倫交所舉行的滬倫通啟動儀式,中國證監會和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發布了滬倫通《聯合公告》,原則批準上海證券交易所(以下簡稱上交所)和倫交所開展滬倫通。

  事實上,這也是2019年資本市場對外開放首個重磅機制落地,這為年內證監會要落地的多個重要對外開放舉措釋放了積極信號。

  前期控制總額

  對國內資本市場來說,歷經四年籌備期的滬倫通已經耳熟能詳,但從實際運行情況來看,尤其是同較為成熟的滬深港通相比,滬倫通仍是全新的互聯互通機制。

  相比滬深港通,滬倫通有著不一樣的互通形態,這將彌補境內交易所一級市場互聯互通的空白。

  澤浩投資合伙人曹剛指出:“滬深港通是兩地的投資者互相到對方市場直接買賣股票,‘投資者’跨境,但產品仍在對方市場。而滬倫通是將對方市場的股票轉換成DR到本地市場掛牌交易,‘產品’跨境,但投資者仍在本地市場。滬倫通相較于滬港通,雖然交易時間不同步,但國際化進程更近了一步,倫交所作為歐洲金融市場的橋頭堡,未來匯集的交易體量將更大。”

  而北京地區一家大型私募基金負責人表示:“滬倫通的開通將會大大彌補交易所發行和融資互通的空白,這也將為境內交易所、資本市場未來的對外開放打下良好基礎。”

  但初期,監管層并未放開跨境資金流動的額度和規模,起步階段,東向業務總額度為2500億元人民,西向業務總額度為3000億元人民幣。同時監管層還允許,開展跨境轉換業務的證券經營機構可在對方市場持有不超過等值5億元人民幣的現金和特定投資品種,以縮短跨境轉換周期、對沖市場風險。

  綜上所述,滬倫通啟動之后,境內資本市場對外開放在互聯互通方面進入了一個全新時代,未來不排除監管層會進一步推廣這一互聯互通對外開放的模式。

  例如2019年便出現了“滬德通”的討論。在年初公布的第二次中德高級別財經對話聯合聲明提出,雙方歡迎德意志交易所和上交所就各自的上市公司在對方市場掛牌存托憑證(DR)產品開展可行性研究,這意味著,“滬德通”也被提上了日程。

  近一年以來,以交易所為主體的對外開放進度突飛猛進,除了滬倫通外,上交所與日本交易所集團此前約定的中日ETF互通合作項目正式落地,開啟了中日ETF互通的新紀元。

  “對外開放的過程中,交易所作為資本市場重要主體已經成為了眾多對外開放機制和項目落地的不二選擇,相信交易所之間還將進一步嘗試更多更新的聯通機制。”曹剛認為。

  頭部機構分羹

  隨著滬倫通的正式開通,當日首家西向企業華泰證券隨之出爐,在倫交所成功發行GDR。但對于國內的投資者來說更加關心東向企業的進展。

  此前上交所已經公布了東向企業的標準,具體來看東向企業篩選標準包括發行申請日前120個交易日按基礎股票收盤價計算的境外發行人平均市值不低于人民幣200億元、在倫交所上市滿3年且主板高級上市滿1年等三個條件。也就是說滬倫通開通初期,雙方交易所將安排優質公司進行試水。

  對于東向企業的潛在標的,國開證券分析師孫征表示:“我們認為首批在上交所掛牌上市 CDR的英國企業,將是金融、醫藥、消費等優勢行業中具有代表性的龍頭企業。作為倫交所最具代表性的指數,富時 100 指數中的成分股可能性更大,例如匯豐控股、葛蘭素史克、帝亞吉歐、聯合利華、巴寶莉等公司。”

  而根據國金證券統計的數據,截至2018年底,倫交所主板高級上市企業有477家。其中,高級上市滿1年的企業有458家,高級上市滿1年且上市滿3年的有 431家,占比為90.4%,東向企業便集中在這些企業中。

  對于東向企業的進展,上交所也在今日透露,東向業務潛在發行人和市場機構正在積極咨詢有關規則,發掘市場機遇,上交所期待滬倫通早日實現雙向開通。

  東向企業尚未出現,但實際上在滬倫通開通初期國內一般投資者也很難參與。根據規則的設定,個人投資者參與門檻為申請權限開通前20個交易日的日均資產在300萬元及以上,也就是說CDR交易前期將以機構投資者為主。

  “預計滬倫通開通初期,其交易或相對平淡。國內機構投資者和符合條件的個人投資者可參與滬倫通CDR交易,但對于個人投資者來說投資門檻較高。”國金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李立峰表示。

  個人投資者少也就意味著券商經紀業務在初期分享滬倫通帶來的紅利空間不大。“除了經紀業務外,券商在滬倫通業務中還有承銷保薦、跨境做市和資金存管等多個環節的業務可以做。但這些環節對券商業務能力的要求都比較高,唯有龍頭券商可勝任。”北京地區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從目前監管層發放業務資格的情況來看也是這樣。根據記者了解,西向GDR方面,截至目前,上交所已接受4家機構的滬倫通GDR英國跨境轉換機構備案,分別是中信里昂證券英國、海通國際英國、巴克萊銀行和中金公司英國,均為中外大型券商或其下屬子公司。

  而東向業務方面,目前準備發放的業務資格有做市這一項,但備選的17家券商則都是“三中一華”(中信建投、中信證券、中金公司、華泰聯合)、海通證券等大型券商,只有少數幾家中小型券商在和這些頭部券商競爭。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二肖中特期期准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