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倫通起航 A股先通“南北”又通“東西”

  杜卿卿

  經過近4年籌備,滬倫通終于水到渠成。

  6月17日,共同主持第十次中英經濟財金對話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與英國財政大臣哈蒙德出席了在英國倫敦證券交易所(下稱“倫交所”)舉行的滬倫通啟動儀式。

  中國證監會和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發布聯合公告,原則批準上海證券交易所(下稱“上交所”)和倫交所開展滬倫通。華泰證券發行的滬倫通下首只全球存托憑證(GDR)產品同日在倫交所掛牌交易。

  “啟動滬倫通是落實習近平主席2015年訪英成果的重要舉措,是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開放的重要探索,也是中英金融領域務實合作的重要內容,對拓寬雙向跨境投融資渠道、促進中英兩國資本市場共同發展、助力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都將產生重要和深遠的影響。”證監會表示,下一步將堅定不移推進資本市場改革開放,與英國監管機構加強監管合作,確保滬倫通平穩運行。

  根據安排,起步階段滬倫通跨境資金實行總額度管理,東向總額度為2500億元人民幣,西向總額度為3000億元人民幣。

  “東西向合計5500億元,這是一個比較高的額度。短期內額度非常充裕,這也體現出滬倫通比較高的起點。”一位券商分析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滬倫通的難度和意義都遠高于滬深港通,這是第一次兩個國家之間建立這種互聯互通機制,意義非凡。

  從“南北”到“東西”

  每個交易日下午三點,當A股投資者完成一天的交易時,位于中時區的倫敦才剛剛開始新的一天。不過,滬倫通的推出,打破了時間和空間的限制,將兩個市場以存托憑證(DR)的方式,連接在了一起。

  近4年時間里,中國證監會和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以及上交所與倫交所,一直在為滬倫通的落地積極籌劃,終于迎來正式開通。

  滬倫通是什么?簡言之,包括東向業務和西向業務兩個部分。

  東向業務,是指符合條件的倫交所上市公司,在中國境內發行中國存托憑證(CDR)并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交易。西向業務,是指在符合條件的上交所上市公司在境外發行GDR并在倫交所主板上市交易。

  根據要求,現階段,東向CDR發行人應為在倫交所主板上市,且進入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官方名單高級上市部分的公司;西向GDR發行人應為上交所A股主板上市公司,且其發行的GDR應進入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官方上市名單。

  起步階段,對滬倫通跨境資金實行總額度管理。其中,東向業務總額度為2500億元人民幣,西向業務總額度為3000億元人民幣。開展跨境轉換業務的證券經營機構,可在對方市場持有不超過等值5億元人民幣的現金和特定投資品種,以縮短跨境轉換周期、對沖市場風險。

  上述額度并非一成不變。聯合公告明確,后續會視滬倫通運行情況和市場需求,對總額度和資產余額進行調整。

  “目前實行額度管理,但與滬港通數百只股票納入交易相比,滬倫通目前只有華泰證券一只GDR,這個標準其實定得比較高,很充裕,很長一段時間內預計都不會形成限制。”前述券商分析人士對記者表示,這體現市場各方對“互聯互通”機制的認知日益成熟,監管層也更加有信心。

  在此次“東西通”之前,“南北通”為A股市場監管者及投資者都積累了較為豐富的經驗。

  2014年4月滬港通聯合公告發布,宣布對人民幣跨境投資額度實行總量管理,并設置每日額度,實行實時監控。其中,滬股通總額度為3000億元人民幣,每日額度為130億元人民幣;港股通總額度為2500億元人民幣,每日額度為105億元人民幣。

  由于滬港通運行平穩,2016年12月深港通啟動時取消了總額度限制,同時滬港通總額度也隨之取消,投資者獲得更大交易自由。

  華創證券洪錦屏認為,滬倫通與滬深港通的一個重要區別在于,滬倫通是“用產品跨境取代投資者跨境”。其面臨的最大問題在于時差,采取將對方市場的股票轉換成DR到本地市場掛牌交易這一創新模式,難度也要更大。

  西向先行,東向待發

  作為一種雙向聯通機制,滬倫通的東向CDR花落誰家還沒有最終敲定。

  上交所在滬倫通啟動后表示,希望滬倫通西向業務的開通能夠為更多境內上市公司拓展國際業務、提升國際知名度提供支持。與此同時,上交所透露,東向業務潛在發行人和市場機構正在積極咨詢有關規則,發掘市場機遇,上交所期待滬倫通早日實現“雙向開通”。

  滬倫通啟動同日,上交所倫敦辦事處宣布獲批設立,成為上交所推行國際化戰略又一個重要的境外履職機構。

  其主要職能包括,參與和支持上交所包括滬倫通業務在內的跨境業務開展;加強上交所與境外市場的聯系,開展國際市場推介活動,吸引國際機構投資者投資中國資本市場,擴展中國資本市場國際影響力;研究境外市場動態,為上交所國際化戰略提供決策支持。

  “下一個重要事件,應該是英國上市公司到中國來發行第一只CDR,這樣滬倫通才是一個雙向完整的聯通機制。”前述券商分析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匯豐銀行是目前市場討論比較熱門的選項。

  為何華泰證券是第一單GDR,匯豐可能是第一單CDR?該人士分析,金融機構先行有其現實優勢。一方面,金融機構業務易于理解,市場認知難度較小;另一方面,就華泰證券而言,該公司目前正在大力拓展海外業務,并且在英國、美國獲得相關業務牌照。就匯豐銀行而言,其在全球多個市場都已上市,各地投資者認知非常成熟。

  “在英國發行GDR融資,可以滿足海外收購等拓展需求。”前述人士認為。

  目前,在上交所備案的滬倫通GDR英國跨境轉換機構已經從4家增為6家,包括中國國際金融(英國)有限公司、巴克萊銀行、海通國際英國有限公司、中信里昂證券英國、摩根大通證券,以及工銀標準銀行。

  堅定開放不變

  從推出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機制,到滬深港通啟動,再到A股被納入MSCI、富時羅素指數,以及科創板注冊制實施,A股市場的國際化特征越來越明顯。此次滬倫通正式通航,成為A股國際化發展的又一里程碑。

  啟動滬倫通,是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開放的重要探索,也是中英金融領域務實合作的重要內容,驗證了中國資本市場“不管外部環境如何變化,都將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的總要求,堅定推進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政策態度。

  “最近一段時間,盡管受各種因素影響,我國資本市場面臨的外部不確定性有所增大”,但中國“完全有信心、有能力,也有足夠的工具儲備應對各種復雜局面的挑戰”。在滬倫通開通前夕,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宣布了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九大舉措。

  滬倫通只是一個方面。據易會滿介紹,這些舉措還包括:第一,推動修訂QFII/RQFII制度規則;第二,允許合資證券和基金管理公司的境外股東實現“一參一控”;第三,合理設置綜合類證券公司控股股東的資質要求,特別是凈資產要求;第四,適當放寬外資銀行在華從事證券投資基金托管業務的準入限制;第五,全面推開H股“全流通”改革;第六,加大期貨市場開放力度,擴大特定品種范圍;第七,放開外資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管理的私募產品參與“港股通”交易的限制;第八,研究擴大交易所債券市場對外開放,拓展境外機構投資者進入交易所債券市場的渠道;第九,研究制定交易所熊貓債管理辦法,更加便利境外機構發債融資。

  他強調,對外開放是中國的基本國策,是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舉措,也是資本市場堅定不移的發展方向。

  開放需要更好的監管。易會滿提出,在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的同時,證監會將堅持“放得開、看得清、管得住”,持續提升風險防范和跨境監管能力。

  而此次滬倫通啟動的同時,中英雙方監管機構也簽署了《上海與倫敦市場互聯互通機制監管合作諒解備忘錄》,表示將就滬倫通跨境證券監管執法開展合作。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二肖中特期期准100%1